The Creation

海頓神劇——創造

●商麗鶯

今年四月底五月初,前往美國東岸New York, NewJersy, West Virginia, 探訪多年不見的親朋好友。適逢春天,春意濃郁,綠意盎然,大地充滿生氣與活力。住宅前後,街道兩旁,大樹林立綠草如茵,花兒爭艷;樹上大大小小五顏六色的鳥兒,各自譜出不同的曲調,盡情展獻歌喉,此情此景,讓我再次體會了上帝創造宇宙穹蒼的偉大奇功,情不自盡地哼唱起了海頓的神劇《創造》中的幾首優美的旋律。2009年適逢海頓逝世二百週年,歐美各國也掀起了演奏、演唱海頓音樂的熱潮,而他的創作中最偉大、最震撼感動人心的音樂非神劇『創造』莫屬。

 ◎遇見《彌賽亞》 投入聖樂創作

約瑟夫、海頓(Franz Joseph Haydn, 1732~1809)出生於奧地利維也納近郊的羅拉城(Rohrau),五歲即歸親戚撫養並習音樂。一七六一年,被邀請擔任當時維也納最有權勢的貴族,依斯特赫滋(Prince Paul Anton, Prince Nicholas Esterhazy)府內的樂團指揮達三十年之久,他大部份的作品都在這段時間完成。

一七九一年五月,在倫敦西敏寺大教堂的韓德爾慶典中,千人的弦樂團與聖樂團的演唱,大大地讓海頓震驚。當他親眼看到坐在附近包廂的喬治三世皇帝,聽到《彌賽亞》的〈哈利路亞〉大合唱感動得起立,而全場聽眾也跟著起立時的感動鏡頭,讓海頓深深體會到宗教聖曲的壯麗、威嚴及情感之深刻是其他音樂難以表現的。海頓曾以懺悔地心情告訴友人:「我得重新再來,以往的一切創作實在不算什麼。」於是他立志從事大型神劇創作,並在一七九五年至一七九八年間,全心專注於聖樂合唱曲的創作,完成了最後六首彌撒曲及二部神劇──《創造》與《四季》。這兩部不僅是『古典派』時代神劇代表作,亦被推崇為海頓最高傑作。而神劇《創造》是當時聲望最高、最受歡迎的宗教聖曲,創下了宗教音樂史上空前國際性的大轟動。

◎人聲樂器和鳴 歌詠創世奇功

整部神劇的音樂結構是威嚴、壯麗又優美的合唱、獨唱、重唱精巧的配合,音樂情感表現的豐富理念,顯露出受韓德爾的影響。內容雖是宗教音樂,採用聖經體材,其精神卻超越了不同宗教與不同民族界限,以平民化、世俗化的風格,以及富有戲劇性的自由形式表達出來。它的崇高的音樂境界表達了人類真摯感情,使人類相互之間不再是陌生人。

第一部共十四曲,以「毫無止境沉寂」情感的序曲,描寫宇宙被創造前的混沌。接著由男低音以強有力宣告,「在太初上帝創造天和地」,並由合唱唱出「上帝說要有光就有光」,就在「光」的這一字上,音樂由原來的C小調突然轉定為強有力的C大調,敘述出上帝首日的創世奇功;接著歌詠天空降雨、飄雪、暴風景象的第二日;澎湃浪濤、疊疊山鑾、絮語小溪、蜿蜒江河風景的第三日;接著合唱及重唱,唱出聖樂合唱史上的代表作之一,「諸天訴說上帝榮耀」來歌頌結束第四日的創造偉業。

第二部共十一曲,女高音及男低音唱出上帝創造魚、鳥、百獸,由人聲與各種管弦樂器特有的音色來模仿及象徵動物吼聲及動作。第二部最後幾首是描寫上帝按照自己形象創造了「人」。以歌聲述說人類是大自然的靈長,並歌頌上帝的偉業;接著三位天使唱出旋律極優美又有魅力的「萬物皆等待、仰望,大地必將充滿生機」,第二部以「主在至高之處統轄,哈利路亞」合唱結束。

第三部共六首,描述亞當與夏娃在樂園裡的美景,亞當與夏娃之間愛的盟約。最後二首是上帝的祝福,以有力的「耶和華的讚美直到永遠阿們、阿們」的大合唱、四重唱來結束整部神劇。

有人解釋《創造》是在宣揚上帝形像裡的「完全人格」。無論是聲樂部份或管弦樂伴奏,海頓皆突破了傳統的風格,尤其是合唱中,獨唱與樂器穿插其間產生的特殊效果,是一種嶄新的創作;獨唱的詠嘆調,大部份採用義大利風格華麗的詠嘆調以及德國民謠風格的簡潔、樸實極富魅力的旋律;宣敘調的處理更突破傳統風格,模仿大自然生態的姿態,如夜鶯的啼轉、鷹鳥的振舞、獅子的咆哮,又如清泉的湧出、小河的絮語、迷濛的雲霧、曠野的暴風雨與雷鳴等自然景緻,百合的芳香、薔薇的豔麗由不同的管弦樂互相配合而表達得活潑生動、淋漓盡致。

◎聖靈顯現大能 震撼作者與聽者

  一七九八年四月《創造》神劇,在西瓦珍王子(Prince Schwarzenbery)所提供的約恩宮庭廣場(The New Market)半私人音樂會中,由海頓親自指揮第一次演唱。隔年三月,在維也納布格劇院(Burg Theater)首次公演,當晚聽眾熱情激烈的反應讓海頓幾乎快承受不了。他說:「每當聽眾在極度安靜的情緒下期待著每一個音符時,我一下覺得冰冷得像置身在冰塊上,但一下我又覺得坐在火堆上全身發燒,不僅一次,我害怕自己會承受不了。」此震憾,隨之從英國傳到中歐、東歐、北歐各國。

  一八○八年,《創造》在維也納大學演唱時留下感人的軼事。演出當天所有維也納的藝術家們皆出席參加這個盛會,以表示對七十六高齡的海頓致最高敬意。當合唱唱出「上帝說,要有光,就有光!」強而有力的「光」時,聽眾熱情的讚賞,使海頓忍不住指著天上說:「不是我,而是從天而來的聖靈所創作的!」這種興奮過度的壓力,使年老的海頓,在第一部未結束前即被人抬出會場。當時年青的貝多芬還特意親吻海頓的手與前額,全場聽眾無不感動得熱淚盈眶。

海頓在寫創造的過程中一再說:「我一生從未如此屬靈過,但這些日子,我天天禱告,體會到聖靈與我同在的奇妙大能,讓我能完成這部巨作。」

但願這部偉大的聖樂曲,再次喚醒人們深省上帝創造宇宙時,為人類精心設計的美意;無論是一草一木、一山一嶺、一河一川已訂定其自然律。但願我們學會更珍惜,更愛護這美妙宇宙的穹蒼宇宙。  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Dedicated to Sacred Musi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