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utsch Requiem 《德意志安魂曲》

憐憫世人的靈魂──《德意志安魂曲》

●商麗鶯

出家門,萬里晴空,藍藍的天空中飄著幾片雪白的雲朵,深深吸一口氣。這是我回洛杉磯 Pasadena家每天清晨或黃昏必定的行程。漫步於大樹茂密,濃蔭密佈的人行道上,涼風徐徐拂面,路邊家家戶戶種植各色各樣的花朵;玫瑰花正盛開著,五顏六色,相互爭豔,叫人讚嘆不已;每戶人家,庭院翠綠整潔,偶爾遇上漫步的行人,相互親切的一聲“Good Morning”“Good Evening”,或輕輕的“Hey”;街上車輛稀疏來往,好清靜、 好美麗、好安祥。自己深覺步入畫中一般,這時真想靜止時空,盡情享受上帝「創造」之美。

有一個清晨漫步時,突然如夢中驚醒,歡呼道:「我是何等的受祝福啊!上帝釋放了我世俗的種種負擔,我是個道道地地『無憂無慮』的人了。」步伐更是輕盈伶俐,整個人飄飄欲仙進入夢幻中,似乎融入了上帝所創造的大自然之中,感覺自己成為大自然的一部分,整個心靈充滿甜蜜、幸福與感謝。

◎解開心結,撫平喪母之痛

這一兩個禮拜,南加州熱浪衝天,豔陽高照,但是早晚還是清涼舒適。為了避免曬傷,我選擇黃昏夕陽西下前漫步。是個天高氣爽的下午,一望無際的藍天,飄浮幾片白雲,我感受到媽媽就乘於雲端,關切的望著地上的我說:「女兒啊!妳走路常跌倒,要小心喔!」一陣暖流通過全身,開心的仰頭,看著天上朵朵白雲像在對我微笑;我告訴媽媽:「放心,媽媽,這裡街道路面很平坦,不會跌倒的。」天上的雲,一路隨著我,好像媽媽就在雲端上陪著我一步一步地漫步著,好幸福,我深信媽媽是在天庭,在上帝的懷裡享清福了。

這個下午,或許是陽光特別的強烈,或是大自然的各種現象的綜合,我漫步回程時約晚間八點,太陽就要下山了。這時,天空雪白的雲朵開始千變萬化,從白色轉為淡黃,很快變為金黃,隨後是鮮艷的橘色;在太陽要下山前的瞬間,約晚間八點三十分,天空一片燦爛輝煌,那一刻就如詩人所云:「天堂遍滿黃金,光亮無比。」我覺得不只是黃金的燦爛,更配上各色各樣寶石,閃爍發光、相互輝映;黑暗來臨前的剎那,鮮豔的橘紅、深紅,遍滿了整個天空。天啊!多麼奇異!對我而言真是今古奇觀。我驚嘆上帝的創造所充滿的奇蹟與榮耀,好震撼!這一天太不尋常了,上帝藉著這個奇景解開了我的心結,撫平了心中的傷痛。我一路吟詩、歡唱回家,也想起了我至愛的布拉姆斯《德意志安魂曲》中讚美天堂的一首合唱曲,〈你的居所何等的美好〉及〈母親的安慰〉,它們抒發了當今我的心境。

◎布拉姆斯:德意志安魂曲

布拉姆斯(Johannes Brahms, 1833~1897)出生於德國漢堡,是當時樂壇的奇才之一。他的作品,無論是管弦樂、交響樂、短歌,表現宏偉的風格,旋律豐盛、美麗悅耳,充溢著人性與憐憫,有一種音樂上罕見的流暢敘事格調。由於他持有深入高尚的基督教情操,使他的聖樂曲更充滿上帝的愛與憐憫,尤其是這一部他最偉大的巨作《德意志安魂曲》(Deutsch Requiem),其樂曲的精鍊、旋律之優美、情感的真摯與昇華,對憂傷者的安慰、對上帝信心的堅定表達得盡善盡美。

一八六六年,布拉姆斯完成《德意志安魂曲》,有人認為是為記念他的恩師也是知友舒曼(Robert Schumann,1810~1856)而作,但布氏強調乃是為著所有憂傷痛苦的人們而作。樂曲是以聖經的話語「哀慟的人有福了,因為他們必得安慰」(馬太福音五章4節)來開始,可見布氏對憂傷者所持關愛之情。這部安魂曲突破了以往安魂彌撒曲的格式,以聖經的辭彙帶動整部聖樂曲的靈魂。它與莫札特、威爾第的安魂曲並駕齊軀。筆者此文與讀者分享其中兩首最受喜愛的合唱曲。

〈你的居所何等的美好, How Lovely Is Thy Dwelling Place是安魂曲中的第四首合唱曲,在聖樂歷史上與韓德爾《彌賽亞》中的〈 哈利路亞〉、海頓《創造》中的〈諸天訴說上帝榮耀〉、孟德爾遜《以利亞》中的〈他不眠不休看顧以色列〉等合唱曲佔同等的份量,也同樣的傑出與偉大。

 

音樂由優美的管弦樂配合著如泣如訴的豎琴,帶領著合唱唱出主題,「你的居所何等的美好」、「我羨慕渴望耶和華的殿宇」(詩篇八十四篇1~2節),接著由激烈的伴奏轉入強有力的詩篇八十四篇2節的後半句「我的心腸、我的肉體向永生的上帝歡呼!」各部互有高潮輪流帶動,感情的奔放流露至盡,各個音符扣人心弦感人至極;最後再由優美的琴聲帶著合唱進入到最後的主題「住在你的殿中的便為有福了」,音樂更以充滿信心、喜悅的情懷合唱著「他們要讚美你的名到永永遠遠」來結束。曲調細膩、旋律優美、情感的豐富深深地刻劃出對天堂的憧憬、對憂傷者的安慰和對上帝信心的堅定。上帝對世人的憐愛,在這首樂曲中表達得淋漓盡致。

母親的安慰(Mother’s Comfort)

一八六五年布拉姆斯遭喪母之痛,更切身地體會喪失至愛至親之痛,而譜寫出安魂曲中的第五首唯一的女高音獨唱兼合唱曲〈母親的安慰〉。它哀柔的優美發揮了安慰哀慟者的最高意境。整首樂曲由女高音獨唱,配合著低音域的四部合唱,唱出了上帝的話語,「你們現在是憂傷的,但我要再見你們,你們的心就喜樂了,這喜樂是沒有人能奪去的」(約翰福音十六章22節),布拉姆斯更要求以最清純含蓄的女高音,從沉寂的合唱中脫穎而出,唱著「我將如慈母般地來安慰你們」(以賽亞書六十六章13節),也以充滿慰勸的情感與合唱相間地唱出「痛苦僅是短暫,我必尋得永遠的安息」,其動人的情節所表達哀傷之美,極盡安慰之能事;最後全曲歸於弱音的寧寂,讓人完全地沐浴於慈母溫馨的胸懷裡。由於這首樂曲的加入,使這部安魂曲一八六八年在Berman Cathedral 的演出震撼了當時的樂壇,而《德意志安魂曲》也因此更被確認為十九世紀偉大的聖樂作品之一。

請祝福離你而去的親朋,不要再為失去他們而過份哀傷,因為他們所去之處,是上帝為他們預備最美好的居所。請聆聽布拉姆斯《德意志安魂曲》,它將帶給你無比的安慰、平安與喜樂。

刊載於 2007年 八月份 台灣教會公報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Dedicated to Sacred Musi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