憂傷的靈魂,請安息吧!(莫扎特安魂曲)

憂傷的靈魂,請安息吧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商麗鶯

以莫扎特安魂曲獻給 921台灣大地震的受難者及家屬

今年五月中,逢埔里伯特利聖經書院四十週年院慶,邀請我回去擔任聖樂研習會的專題講座講員,讓我平生第一次來到埔里,又因受台灣會館林會長所託,順道尋找著名的布農族天音八部合唱團的所在地,也因此有機會進入到台灣深山裡遊覽、參觀著出奇美麗的山景,並體會在山中生活愜意之境界,然而幾個月來,這些美好的印象、記憶卻逐漸的退色,淡忘了。

九月二十一日,驚天動地的台灣大地震,震驚了台灣海內外的同胞。從那天起,電視上,報紙上報導的,看到的,聽到的,無不是觸目驚心,慘不忍賭的景象。幾天幾夜,心中陣陣的絞痛,不解,台灣、這個美麗的寶島上,景緻最美,氣候宜人,水質最清新,專出「台灣美人」的南投、埔里,竟然招到如此慘痛的災害?.這地震,也震醒了在我腦海裡,對埔里、對東埔鄉、信義鄉、對塔塔加玉山國家公園、對中橫公路的點點滴滴。埔里城中,濃厚鄉村樸實的氣息,卻建有五星級大旅館及佈置高雅、充滿羅曼蒂克的咖啡屋;東埔鄉出名溫泉的舒暢,山頂尖上教堂的壯觀,象徵著族人所追求的希望,平安,喜樂;信義鄉布農族的純樸熱情,聽著他們述說族人的種種故事,心中有一種莫名的無奈與不忍,只是衝動得希望能為他們「做什麼」;中橫公路,塔塔加國家公園青山碧綠,望著層層山巒,讓人有「忘我」之境。他們邀請我,秋天時候再到山中一遊,可住進公園的小木屋,多麼愜意之景象。最近正在嚮往著不久即可到山中享受台灣最美的山居生活,這一場地震,也震碎了我的美夢。

每當對「死亡」感到無奈,憂心時,莫扎特的安魂曲是我即時的安慰及鼓舞,因此我願意以這部偉大的音樂獻給逝者,以安慰他們的靈魂,讓他們安心地走向天堂的旅途;同時亦以這首安魂曲獻給我們仍生活在世上的朋友,分享著「生命是美好的,生命是高尚的」之情操。

莫扎特 (1756-1791) 是音樂史上空前最偉大的天才音樂家。莫扎特的一生,短短三十五年,從富貴變為貧窮;從天之嬌子變成落魄的可憐兒。他最後的幾年,借債渡日、病魔纏身、被現實折磨得極端痛苦;而甚至他的死,也是那麼淒涼。他的遺體被送到維也納郊外一處貧民墓地,由二個工人把簡陋的靈柩草草地埋了。莫扎特雖然大部份是過著艱辛、難熬的苦日子,心情多半極為頹喪,但這種情緒卻很少反映到他的音樂上,他的音樂似出於另一生命體驗者的作品,永遠是優美、純真,對生命的肯定表露無遺,這也是何以他的音樂是治療憂傷、失望心靈的最好良藥。

莫扎特安魂曲,是莫扎特生命的最後時刻,與病魔掙扎,以僅存的殘餘一口氣,為了那神秘客的要求及願付的酬金,賣命而寫的。當時,他甚至含淚告訴他的妻子:「我正在為我自己譜寫安魂曲….。」在給朋友的書信裡亦提到:「….我覺得最後的時刻已經逼近,我在未能充分發揮自己才華之前,就得結束我的一生。可是,人生是多麼美好。…人改變不了自己的命運,而必須承受主宰者所給予的一切。….. 這是我的死亡之歌…..。」莫札特雖對生命產生無可奈何之感,但還是誠心接受發生在他生命的所有境遇,而他的作品更誠然表現生命的高尚與完美。相信這部安魂曲能安慰、敷平所有憂傷痛苦的心靈。音樂的歌詞是以「請賜給他們永遠的安息,並以永恆的光照耀他們」為開始;接著有「主耶穌基督,榮耀的君王,請拯救已故信徒的靈魂。」;「主啊!我們獻上頌讚的祭物與禱告,為了我們今天所紀念的亡魂,求您惠然接受他們!」最後仍以「主啊!請賜給他們永遠的平安,由於你無比的仁慈!」來結束。僅是這些歌詞,就能撫慰為失去親朋的傷心,加上莫札特的優美、清新、壯麗的音樂,多次的聆聽,必能燙平了心裡的鬱結。整部樂曲中,最值得一提的是「落淚之歌」(LACREMOSA DIES ILLA)。這是莫札特絕筆的曲調,更顯出其悲劇性,其哀切之美可謂蓋世無雙。歌曲一開始,以優柔而悲泣地合唱,唱出:這是悲慘落淚之日」兩小節,隨後四小節莫札特特別強調女高音,以漸強音注上徐徐爬升而唱出:「罪人復活起自塵土,負罪之身等待審判。」這種緊張,聽來叫人屏住呼吸的升騰,是莫札特的創造性的生命火花最後燃燒的寫照。第七、八小節又以柔弱悲切之合唱,唱出;「這是悲慘落淚之日!」。莫札特寫至此便斷了氣,結束他最後與貧窮奮鬥,與病魔掙扎悲慘卻燦爛永恆的一生。這部安魂曲,道道地地是莫札特生命的敘事詩。但願這首哀切優美的樂曲能帶給你、我無限的寧靜、信心與希望。憂傷的靈魂婀,敬請安息吧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Dedicated to Sacred Musi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