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ve Verum Corpus-聖體頌(上帝羊羔)

Ave Verum Corpus-聖體頌(上帝羊羔)  紀念莫札特250冥誕

   商麗鶯

今年2006年,全球各地音樂界,為紀念這位天才音樂家莫札特250冥誕(1/27/1746),正盛大熱烈地慶祝。 希望在這富有音樂歷史意義的時刻,讓我們會友、鄉親,亦能再次感受到莫札特音樂,帶給人類的震撼與影響。

2005年的元旦早晨,我正好在「維也納」準備參觀『聖史提反』(St. Stephen)大教堂,當時教堂正在舉行元旦彌撒,參觀者可安靜在會眾席後觀賞。當步入教堂大門的那一剎那,就被極奇優美、莊嚴的女高音”Kyrie”(主啊)攝住了我的心,緊接明亮的男高音亦呼應 ”Kyrie”更是震撼我的心,當時他們正唱著莫扎特的 ”Coronation”(加冕)彌撒曲。我一聲驚嘆與感慨:「維也納的市民們!你們是何等的福氣啊!」整天的彌撒就在莫札特的彌撒曲音樂環繞中一場接著一場的進行著,真叫人羨慕不已! 多麼希望在美麗的寶島台灣,過年元旦時,除了大吃、大喝、大唱卡拉Ok外,人們也能聽到、看到,舒緩情緒、安寧心境的音樂與藝術。

藉著『台灣教會公報』的一角,願與熱愛音樂,尤其熱愛莫札特音樂的愛樂者,一起分享這一首莫札特的聖樂極品。

莫扎特 (1756-1791) 是音樂史上空前最偉大的『天才音樂家』。莫扎特的一生,短短三十五年,從富貴變為貧窮;從天之嬌子變成落魄的可憐兒。他最後的幾年,借債渡日、病魔纏身、被現實折磨得極端痛苦;而甚至他的死,也是那麼淒涼。他的遺體被送到維也納郊外一處貧民墓地,由二個工人把簡陋的靈柩草草地埋了。莫扎特雖然大部份是過著艱辛、難熬的苦日子,心情多半極為頹喪,但這種情緒卻很少反映到他的音樂上,他的音樂似出於另一生命體驗者的作品,永遠是優美、純真,對生命的肯定表露無遺; 他的音樂不但是治療憂傷、失望心靈的最好良藥也是快樂心情者的良伴。

這一首上帝羊羔(Ave Verum Corpus, K618),是莫札特在他生命的最後一年(1791),六月間,往貝登城(Baden)探望正在養病的愛妻時,為了一位學校的教員兼當地教會詩班指揮的好友,Anton  Stroll 的要求,於六月十八日完成這首在聖樂史上佔極重要地位的小品聖曲。 聖樂史至今,除了莫札特外,誰也無法創作出如這首小曲一般,音樂極為簡單、和聲優美至極,音樂感性極為深刻、宗教情感極為激烈的作品。這首短短十幾個樂句的小曲,一開始是一片讓人屏住呼吸寧靜的和聲,唱出主耶穌基督的來歷;當唱到祂被釘十字架,受難傷之體流出血與水時,音樂在此作了微妙的轉調,強調耶穌受難的淒楚,最後是有力的確信與祈求,使音樂進入了高潮。這首如此簡單的小品聖曲,在靈性上所表現極端強烈的宗教情操與感受,不遜於他的偉大巨著 – 安魂曲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Dedicated to Sacred Music